您的位置 : 文学铺子 > 小说库 > 仙侠 >仙皇临九天

更新时间:2020-05-20 16:56:07

仙皇临九天 已完结

仙皇临九天

来源:有书阁作者:秋水分类:仙侠主角:韩非

一念不死,你将神魂不灭!于是韩非开始了各种花样作死。无敌仙王,盖世道尊我统统都不怕。瞅你咋地了?我还惹你呢!抢仙女,偷神药,炸福地,杀圣子!你们不服就来弄死我啊!弄不死我? 嘿嘿,你完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是韩非金榜题名的好日子,被册封为状元的日子,但是韩非的心情很糟糕,因为他觉得他可能走错路了。

韩非放眼望去,眼前是一片陌生的世界。

浩荡无边的红色沙漠之中一条自九天奔腾而下的天河流过,黑色的河水波涛汹涌,让整个世界看起来非常妖异。

而且只要提起这里来,九天之中的任何生灵都莫不变色,因为这片古老的大地是九天之一的寂兜天,是所有生灵最畏惧地方,但也是所有生灵最后的归宿,更是生灵往生轮回之地。

盘旋在沙漠之中的那条黑色大河便是令万古生灵闻之色变的黄泉。

黄泉之上有一座白骨架起的大桥充满了万古岁月的气息,这大桥直通彼岸的往生之地。

而桥的入口处耸立着两位手持天戈的高大身影镇守在这里,那两位高大的身影犹如千古不变的神像,凡是要过桥往生的灵魂都需要经过鬼将的同意。

一个牛头,一个马面。

两位鬼将身形异常高大,充满压迫感,身上漆黑的甲胄泛着金属般的光泽,有股千古岁月的气息在其上流淌。

万古以来,任你生前是霸绝一方的无上圣主,还是无敌于天地的至高道尊,只要来到这寂兜天,都只能对这两位鬼将俯首称臣。

因为冥王易语,小鬼难缠,若是得罪两位鬼将被丢入黄泉之中,哪怕是无上仙尊都只能魂飞魄散。

不过此刻这两位号称寂兜天二匪的鬼将正跪在地上簌簌发抖。

因为此刻一道法旨横贯天际,撕开了这寂兜天的无尽死气,遮笼天地,横飞而来。

带着亘古长存

,犹如神邸一般的气息落在了这两位鬼将的面前。

金色的法旨徐徐展开,其上浩荡的神威却让牛头马面的神色为之一变,寂兜天真正的掌控者之一,冥王!

几万年都不曾出现的冥王此刻亲自降下一道法旨。

哪怕是牛头马面都要三跪九叩,两位鬼将跪伏在地,浑身颤抖。

“今日会有一特殊的神魂前来,手持定神珠,尔等好生礼待,送他去清虚天李府往生!”

“若有差池,让尔等神魂俱灭!”

清虚天?

李府?

牛头马面刚被几万年都不露面的冥王吓的胆寒,却转眼间又被清虚天李府吓得面色惨白,清虚天乃是超脱九天,最为崇高之地,那里是众神汇聚之地。

李府更是古今长存,万古不朽的无上仙府。

俯瞰整个九天沉浮,主宰万古岁月,堪称和天地长存,与岁月永生。

那里可是真正居住着一群不堕轮回,与天地共存的蛮荒大神。

牛头马面偷偷互相对望一眼,心中均是一阵震撼,能惊动冥王亲自降下法旨的,要送去神灵汇聚之地的神魂怕是绝非普通。

等下来的人肯定有极大的来头。

三个时辰后,一位青年终于出现在苦苦等候的两位鬼将视线里。

“老家伙说的真准,到底还是阳寿十八载,到底还是死了,可惜了村头张叔家的姑娘彩凤啊,多美的一朵村花只能嫁给别人了。”

青年带着一脸的遗憾边嘀咕边朝着黄泉缓步走来。

但是青年长得并不俊俏,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真的很普通,就是那种丢进人群之中怕是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货色。

倒是青年身上的儒雅之气,一看就是寒窗苦读十几载才养成的。

青年名叫韩非,出生在九天之一善寿天的一个普通村子,祖传十八代农民。

按理说这样一个出生普通的娃子,肯定是接受那祖传了十八代的家业,三亩薄田了。

但是韩非运气算好,遇见了一个游历的教书先生,随后跟随教书先生寒窗苦读,就在考取到状元爷的前一天晚上,他的教书先生跟他来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一封教书先生的亲笔信,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你的阳寿只有十八载!

随后韩非第二天就死了,死的那叫一个干脆,一点都不含糊,而且今天他正好十八岁 ,今天他正好要去被册封为状元爷。

甚至三天前他还得到了一个老道的赏识,让他去什么一个侍剑宗,然后成为修士呢。

“你的后事我都帮你安排好了,你就安心去死吧!”想起这句话韩非就忍不住骂娘,这老家伙说话太气人了。

死后的韩非来到了这寂兜天,手中握着一颗教书先生赠他的一颗珠子,怀里还有一支毛笔。

“有了这支笔,只要你一念不灭,你神魂将永生不死。”这是韩非教书先生收他为徒的时候给他的见面礼。

这话韩非当时差点就信了,要不是后面那句,当然只有你死了之后才有用的话。

怕是韩非当时就把这支笔供起来了。

“我都死了,你说我要这笔干啥用呢?”韩非当时就问出这个理所当然的问题了。

“诶,你别走啊,你先回答我啊!”

教书先生并没有回答他,直接丢给了韩非一个后脑勺,所以当时的韩非真不信,教书先生肯定是为了那三两银子扯犊子糊弄他的,不过现在他有些信了。

原来死后居然还真有另一个世界。

韩非叹了口气,看着一个个排队过桥的鬼魂,很自觉的加入了其中。

不过这桥不是那么好过的,好几个鬼魂不知道怎么的,都被那马面一个大蹄子直接拍进了桥下的黄泉之中。

那黄泉漆黑无比,落入里面的鬼魂直接化成一股黑烟神魂俱灭了。

“我可是修道上千年的道宗强者,你们敢?”一位身穿阴阳太极图的老道怒喝道。

他可是一方宗主,门下几十万修士对他臣服,弹指间就能让一座城池灰飞烟灭的恐怖存在。

但是下一刻马面一个干脆的大蹄子下去,老道一声惨叫直接就掉进黄泉,连个水花都没有,直接化成一股黑烟了。

这一幕吓得韩非眼皮一跳一跳的。

“唉,真惨啊,要是被推下去,往生的资格就没有了,直接消散在天地之间了。”排在韩非前面的那个鬼魂说道。

“是啊,那可是黄泉啊,生前老夫就听说了,就是大罗神仙掉进去了也难逃魂飞魄散啊!”

另一个鬼魂搭腔道。

“老家伙说只要亮出这珠子就能安全过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韩非看了一眼又一个被推进黄泉之中自称什么老祖的家伙,又很是担忧的看看手中的珠子。

长长的队伍很是缓慢的挪动,不过终究还是轮到韩非了。

牛头马面看着韩非手中的那颗珠子,心中不由得一凛。

正主到了!

这就是冥王亲自降下法旨要好生礼待的那位?

但是牛头和马面瞪着拳头大的眼珠子愣是没看出这个青年哪里特殊了?

滚滚的黄泉翻起波浪,韩非走近了之后才发现腥臭扑鼻,所以不由得皱了皱鼻子。

来到牛头马面面前,两位鬼将也没张口说话,虽然对方普普通通,但是既然手持定神珠,那对方肯定就是了。

韩非看了一眼,见对方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心中顿时一喜,看来教书先生还真没骗自己,所以迈开步子准备上桥了。

但是马面和牛头忽然对着韩非抱拳一拜,它们得试探一下韩非。

“这位公子看你其貌不凡,想必是来自哪个圣宗或者仙府吧?”马面咧着那一张已经到耳根子的嘴巴好像是在笑。

“圣宗仙府?”韩非有些疑惑的看着马面,他有些不明白对方这话的意思。

“我是问公子来自哪个宗门?或者哪个大族?”马面解释道。

“哦,没有宗门,就是善寿天一个普通乡下的村子而已。”韩非很诚实的回答道,教书先生曾经教过韩非,做人要诚实,这样无论到哪里都不会被人欺负。

但是这话却让马面心头不由得暗自皱眉。

马面原本以为这个手持定神珠,有冥王亲自降下法旨的人肯定来头极其不小,但是却没想到只是个普通的乡村小子而已。

这让原本对韩非诚惶诚恐的马面瞬间改变了看法。

原本以为对方来历显赫,没想到却如此低微。

“那公子生前是做什么的?”马面虽然心中已经开始改变了看法,但是表面还是不露声色的说道。

“一个书生而已,不过刚刚考上了状元。”韩非回答道,语气中有一抹难以掩盖的骄傲。

考上状元,对于普通凡人来说,确实值得骄傲。

但是对于马面这样的鬼将来说,这个身份无疑就是个渣滓。

“你没骗我?”马面笑呵呵的问道。

韩非很诚实的点点头。

“这样啊,那小伙子,你怕是不能过桥了!”马面忽然收起笑容,然后露出了原本的恶相。

“大哥,你要干什么?他可是冥王降下法旨的那个人。”一旁的牛头被吓了一跳,那可是冥王亲自传下法旨的人,要是得罪了,它们两个可就要去泡黄泉了。

“二弟,我当然知道,但是我原本以为对方肯定是个什么特殊的神魂,但是没想到却是个普通的凡人青年。”马面用传音回答道。

“怎么了?”牛头的脑袋在寂兜天出了名的不好使,有些没弄明白马面这话的玄外之音。

“怎么了?傻二弟,你看他手中的定神珠,那东西可是天地至宝,就这样放在一个凡人手中不是浪费了吗?”马面用拳头大的眼珠子示意牛头,显然是听说了韩非的背景和身份后,打起了韩非手中那颗珠子的主意。

“若是我们得到这定神珠,也不会几百万年来都只是个鬼将了!到时候我能说不定也能修炼到冥王那种境界!”马面盯着韩非手中的那颗珠子偷偷的咽了咽口水。

虽然牛头的脑袋不好使,但是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牛头岂能不明白这是马面在贪图韩非手中的那颗定神珠。

定神珠,那可是真正的天地至宝!

“可是大哥,那毕竟是冥王亲自降下法旨的人啊!”

牛头还是有些犹豫,这抢谁的东西也不能抢此人的啊。

“嗨,蠢货,冥王此刻又不在,事后怕是也不会过问此事,你我夺了这定魂珠,然后将他丢进黄泉之中,来个魂飞魄散,死无对证,这事儿谁会知道?”马面冷声说道,很明显这种欺上瞒下的事情它显得特别有经验,之前肯定没少干。

“那黄泉别说他一个凡人,就是来个无上道君沾上一星半点也立刻会灰飞烟灭的。”

“那李府那边?”牛头还是觉得有些不周全,那李府可是万古长存的无上仙府啊。

若是出了差错追查起来,别说是他们,就是冥王都兜不住。

说不定到时候整个寂兜天都能被打残了。

“随便找个人送过去顶包不就好了?是谁往生的,还不是我们说了算!”马面又咧着那一张马嘴好像是在笑。

“大哥英明!”

牛头沙包大的眼珠子忽然一亮。

牛头马面闪电般就将这个事情决定了,而且觉得无比周全。

随即马面开始对着韩非发难了。

“小子,要想过河也可以,把你手里的珠子给我!”马面冷笑着。

“凭什么?”韩非虽然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也看出来,这两个家伙先是盘问了半天,然后又改了主意,这明显是要打算抢东西的节奏,没想到死后居然也会遇到强盗,不过韩非也不傻,这珠子老家伙可说了是宝贝,韩非怎么会轻易给别人?

“凭什么?小子,过桥当然是要给过桥费的,要不然我就将你推下去!”马面举起那磨盘般的大蹄子在韩非面前晃悠。

难道那老家伙骗我的?韩非暗叹,老家伙可是说过只要亮出珠子,一路通行的啊,怎么现在不管用了?

“那他们怎么不用给?”韩非指着前面几个走在白骨桥上的鬼魂。

“他们?”马面再次冷笑一声,很是轻蔑的看了一眼韩非。

“你能跟他们比吗?他们生前可都是些大人物,而且大多数都是修士,你一个小小凡人胆敢和他们比?”马面嘲讽的声音落地。

这声音瞬间让周围那些鬼魂也跟着发出哈哈的大笑声。

“小子,你就是一个普通凡人而已,居然还敢跟我们这些修士比?要不是在寂兜天,我们随便一个,一个眼神就能让你尿裤子!”其中一个少了半边身子的鬼魂说道。

“哼,别说你只是个状元,就是你凡间的皇帝见到我辈修士都只有磕头仰望的份!我等修士在你等普通凡人面前就是至高无上的神!”

牛头也冷笑着说道。

“是神经吧!”韩非失去了性子,直接怼了回去。

他最恨这种狗眼看人低,自视甚高的人,生命面前无尊卑,这一直是他老师教导他的。

“敢对我等神明不敬,还不跪下忏悔!”马面被韩非激怒了,对着韩非呵斥道。

“呵,你脸真大,除了父母,哪怕是这天地都不能让韩某下跪!”韩非也有些怒了。

这两个鬼将摆明是看他没有什么后台,此刻要强抢他了,别看韩非一身的儒雅之气,看起来是个讲理的书生,但是生前他可是那种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绝对不会动嘴巴的人。

而且生前这十八年他就从来没吃过亏,脾气是出了名的暴,现在倒好,死了居然被两个畜生给欺负上了,居然还要抢他的宝贝,这让韩非哪里能忍。

“嘴巴还挺硬?”马面忽然一个大蹄子砸下去,韩非根本来不及反应,哐当一声韩非就被磨盘般大小的蹄子重重的拍翻在地了。

虽然已经死了,只是神魂,但是韩非也感觉挨了这一蹄子顿时浑身火辣辣的疼。

“这蹄子韩某记住了!”韩非恨恨的看着马面,韩非特别记仇。

“哼,你怕是记不住了。”马面的另一个大蹄子一脚踏在了韩非的后背,韩非又是闷哼一声。

而一边的牛头一蹄子下来砸在韩非的手腕上,韩非手一吃痛,不由自主的就松开了。

那颗珠子滚落而出迅速被牛头捡起来拿走了。

“真没想到,韩某死了居然会被两头畜生羞辱!”韩非怒气冲天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那颗珠子被抢走了。

“畜生?”

“好胆!一个蝼蚁也敢如此藐视神灵?”它们虽然是鬼将,但是生前的确是畜生,特别是马面,最恨人提起它是畜生的事情。

所以一个大蹄子又砸了下去,把韩非砸的眼冒金星。

“你们如此做事就不怕有一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遭到清算吗?”

韩非心中憋屈无比,今天还真的就被两个畜生给欺负了。

“哼,清算?不要说你没有什么后台,就算你有也于事无补,看见这滚滚黄泉了吧?”牛头用大蹄子指着下方的漆黑河水。

“不要说你个小小凡人,就是一位统御一方的无上圣主掉进去都会灰飞烟灭,你等下就将魂飞魄散,永久的消失在九天了,谁会知晓此事?”马面虽然冷笑连连,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马面还真怕这事儿传出去,万一这小子真的把事情捅到冥王那里去了,它和牛头的下场可就不是魂飞魄散那么简单了。

所以马面也不和韩非废话了,赶紧一甩蹄子,顿时一股黑色龙卷卷起起,现场鬼魂除了韩非,所有在场的鬼魂都直接被那股龙卷风卷入黄泉之中。

顿时成片的黑烟升起,韩非恨恨的看着一切,韩非又不傻,这是对方在打算杀鬼灭口啊。

果然,下一刻韩非也被马面一个大蹄子拍的飞了起来。

直接掉落进了黄泉之中。

“我若不死,你两个畜生就死定了!”韩非怒吼,但是却无可奈何,下一刻噗通一声,韩非直接落进了黄泉之中,被漆黑的河水淹没了。

“大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牛头心中始终有些心虚,有些不安。

那可是冥王亲自降下法旨的人啊,而且还和李府有瓜葛,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无论是哪一个都能碾压他们。

“放心吧,几千年来,我还没见过能从黄泉之中活着出来的呢!”马面一脸的冷静,而后夺过牛头手中的那颗定神珠收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仙皇临九天
  2. 仙剑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强势回归小说
  • 文学铺子仙皇临九天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仙皇临九天大全,打造仙皇临九天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仙皇临九天免费阅读。看仙皇临九天,就上文学铺子。

  • 仙皇临九天
    仙皇临九天

    作者:秋水

    仙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